未加载
未加载 未加载 未加载

慶祝建校80周年專題(一)一生只搞小麥高産一件事

2019年08月31日 16:44  点击:[]

編前語:從百泉湖畔到牧野大地,從延安自然科學院到河南科技學院,80年來,一代代科院人艱苦奮鬥、自強不息,用心血與汗水,助力學校又好又快發展,創造著一個又一個輝煌與成就。科院故事專欄特開辟慶祝建校80周年專題,在科院一代代師生的奮鬥故事中感受學校80年來的輝煌曆程。

楊永光,男,1933年12月出生,河南衛輝人,中共黨員,教授,1988年被批准爲第二批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,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,主要從事小麥栽培教學研究工作。曾任校科研處處長,兼任全國北方小麥栽培與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,河南省小麥研究會副理事長,河南省小麥高穩優低協作組副組長,河南省人大代表,河南省政協委員等。先後被評爲全國農林科技推廣先進工作者、全國支農扶貧先進工作者、全國高校戰線先進科技工作者、全國科普先進工作者、河南省勞動模範和河南省首批優秀專家等。共同主持的《河南小麥不同生態區劃分及其生産技術規程》研究1985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和河南省特等獎。1997年10月退休。退休後,仍受聘爲河南省旱地開發技術專家組組長。

选择学农 为了吃饱饭

電影《一九四二》真實反映了河南省饑荒年代的生活窘境。電影裏面“婦女們在一塊兒剝榆樹皮,把榆樹皮剝下以後,洗一洗,然後在鍋裏煮了吃”的鏡頭,對楊永光來說印象深刻,因爲這也是他饑荒年代生活的真實寫照。

楊永光永遠記得,在那個物資匮乏的年代,蝗蟲漫天飛過,莊稼、樹、草等所有東西全部都吃光了,自己只能和哥哥下河撈河草,然後剝點榆樹皮搭配著煮了吃。聽說上農業院校不用交學費還管飽飯,正在師範學校上學的楊永光毅然決然地去參加了入學考試。

1950年3月,楊永光和80多人一起興高采烈地上學了。雖然條件艱苦,在露天院子上課,以麥稭地鋪爲床,但是有玉米面糊、有紅薯、有窩頭,能吃飽,自己已經很滿足了。

農村出身的楊永光,剛開始對農業技術一竅不通,在宣傳農業技術時也只會照著念,但是覺得老師上課講授的病蟲害防治,可以讓老百姓知道怎樣爲莊稼治病,非常有用有意義,這讓他逐漸了解了農業技術的內涵,並對農業産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认真学习 立志为农服务

1951年,平原省成立了農學院,在輝縣選址(也就是百泉農專的前身)。楊永光和同學們非常高興,一路上背著行李唱著歌,從吃過早飯一直到下午三點多,終于走到了新校區。雖然有了新教室,但是環境依然艱苦,楊永光和同學們上午上課,下午打掃衛生、搬磚修路。盡管如此,但是楊永光和同學們是非常知足和興奮的,因爲在這裏,他們開始接受正規的農業技術教育,開始認識很多很多著名的農業教育專家:全世界著名的玉米螟專家相裏矩、作物栽培專家杜豁然、棉花纖維主講教師馮澤芳,等等。

條件艱苦,但是同學們對學習樂此不疲。楊永光清晰記得,搞棉花生産試驗,有兩畝地,每天下午、晚上加班翻地,翻完後,用耙子耙平,然後自己種上,觀察了解棉花是咋開花的,咋結鈴的,蕾鈴怎麽脫落的。大家晝夜值班,一個小時看一次,在棉花地裏用玉米杆搭個篷,在裏面鑽著,沒有手電筒,就是提一個馬燈。

努力工作 党叫干啥就干啥

1952年畢業留校後,楊永光分配在學校實習農場當技術員,領著工人們種植棉花、水稻。與陝州棉校合並後,楊永光接到任務,去新鄉接該校師生。沒有汽車,只有自行車。還不會騎車的楊永光就邊學邊騎,一直騎到新鄉,然後租一輛卡車,給學生們拉行李,再組織學生排隊步行到學校,晚上九點多鍾才走到學校。

50年代糧食産量低,老百姓吃不飽飯,所以怎麽解決河南省的吃飯問題是個大事。當時小麥收成全看“老天爺”,最多畝産一百斤,老百姓經常說“種了麥去要飯,一年就和麥見一面”。楊永光就在學校安排下去學習作物栽培,並在老師指導下搞了一塊小麥高産試驗田。他還記得小麥科研的時候,在商丘遇到一個小孩兒在家門口哭著吃飯,喝的是紅薯面湯,手裏拿著一截紅薯。

孩兒咋不吃馍嘞?

沒有馍。

吃過白馍沒有?

吃過。

啥時候吃?

有病的時候俺媽才叫吃白馍。

這樣的對話對楊永光觸動很大,自己身上的汗毛眼都起來了。他想,自己是搞小麥栽培的,做小麥高産研究的,弄了半天了老百姓還是吃不上白馍,,所以他就立志一定要把小麥産量搞上去。

當時河南小麥協作組(小麥高穩低協作組)組織開會,因爲資曆淺排不上隊,但是一心想把小麥産量搞上去的楊永光還是找到這個會務組,說不用管吃管喝管住,就只想聽聽專家講課。“厚著臉皮”拱進會場後,楊永光還爭取到了發言機會,把自己收集到的小麥栽培數據進行了彙報。就這樣,自己“擠”進了小麥協作組,可以和專家們一起做實驗搞研究了。經過大家的努力,直到1984終于解決了河南省8000萬人不再吃紅薯的問題,吃上白馍、撈面條了。

寄语后辈 不忘艰苦求学

在楊永光看來,年輕的時候學會吃苦,是一生的財富,也是人的一個品格。吃苦,包括生活上的苦,學習上的苦,工作上的苦,這都需要鍛煉。楊永光認爲,學習中的苦是很難克服的。一是不懂的東西要學習,二是沒有資料還得鑽研,三很多新東西得從頭再學。即使是個博士,但也只是個學生,沒有實踐經驗,不通過苦學是不行的。要勇于學習,要刻苦去學習,甚至于要創新性的學習,創新性的工作,這樣才能爲黨做點事,爲人民做點事。

(本文由經濟與管理學院“口述科院”材料整理而成)

上一條:勤奮努力是做好科研的捷徑 下一條:小手球“玩轉”大天地